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cc,最快更新我开直播黑老板的日子最新章节!

八道,你那个助理我见过,人很好,也很负责,不会干出这种事来的。”

    “是吗?”靳澄问简璟,表情臭臭的,“他对你笑过吗?”

    简璟表情一下子就尴尬了,队长应礼在一旁幸灾乐祸,“怎么没笑,你那小助理还挺喜欢小简的,只要小简在他就会粘着他,跟他聊天。”

    靳澄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

    那是他的助理!!!!

    他跟自己工作室的员工关系好也计算了,跟自己的组合成员关系这么好算什么?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简璟可是离队十年,才回归一年的成员。才一年就抵过自己好几年的关系。

    靳澄气的牙痒痒。

    一旁负责在大家都不吭声的时候忽然扎刀的成员顾棠栖忽然开口了,“你就没想过,问题不出在你那助理身上,而是你身上?”

    靳澄已经气呼呼的走了,也不知道听到没。

    这些事更加坚定靳澄要把这货弄回来的想法。沈蔚初只当靳澄每天无聊到来他这里找茬,却不知道靳澄每天憋着多大的火气出现在他面前,恨不得掐着他的脖子把人拎回去,暴打一顿才好。

    这是一起工作四年来,靳澄第一次这么压抑自己的怒火。

    这怒火在沈蔚初说要辞职后,爆发了。

    他很清楚,沈蔚初是打算彻底甩掉自己。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放人走。

    沈蔚初也没办法,老实说:“澄哥,强扭的瓜不甜,你非要我回去,就不怕我背后给你使坏?”

    靳澄脸色发青,一把按住沈蔚初的肩膀把人推到墙上,逼着对方跟自己对视,语气超凶,“别告诉我你真的往我杯子里吐过口水?”

    沈蔚初都要翻白眼了,直接骂他,“你是白痴吗?”

    靳澄简直不敢置信,这货居然还敢骂他?

    沈蔚初的脾气也到顶了,磨磨唧唧的折腾的他够呛了,现在还在这里用眼神恐吓他,真当他没脾气?伸手用力拍个靳澄按着他肩膀的手,沈蔚初直接骂了过去。

    “看什么看,你不就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辞职吗?”沈蔚初也豁出去了,“不就是因为你这烂性格,我给你打工不是给你做奴隶,我每天除了要伺候你,还要哄着你,就算做足一百分,你也给人一张零分的脸。整天摆着一张臭脸,动不动就甩人脸色。忍了这么久我也忍够了,你要是现在还缠着我不放,我就把你的真实面目告诉广大网友。到时候看谁熬得过谁。”

    作为一个专业的助理,上岗之前彤姐就很严肃的告诉过他,艺人的隐私是不能外泄的,这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所以很多艺人的生活助理都是自己最亲近的朋友和家人,像靳澄这样朋友全是艺人,亲人拒绝拿出来用的人,才会在外面找人。彤姐的工作也因为这个增加了不少难度。

    沈蔚初当然不是真的要曝光靳澄的隐私,他只是吓唬的靳澄的。

    谁知道靳澄又是一阵冷笑,笑得沈蔚初心里发毛,想着要不服软把这口气咽回去。

    “好呀,你去呀!”那边靳澄却直接说道:“你要是能爆料成功,算我输。”

    对于这样的威胁,靳澄根本不屑一顾。作为偶像男团的成员,从出道开始就被打上了偶像的标签,就算过了这多年,他的实力早已可以独当一面,别人还当他是偶像,各种无中生有的黑料收集在一起也怕是有1GB了。

    这种黑料能赶走的粉也不是真粉,真正的粉丝也不会因为这些无中生有的黑料而离开。

    靳澄对自己的人气还是非常有自信的,也不在乎那些黑料,他不觉得自己什么大问题能被人黑。再说了,他工作室每年花那么多钱在公关上,区区一个小助理还搞不定,那他可以换公关公司了。

    沈蔚初没辙了,“为什么非要我回去不可?”

    本来也不是非要他不可,不过现在就真的是了。靳澄一想到大家都对沈蔚初的高评定,他这里就是毫无存在感,就很气。

    “因为……我乐意。”

    靳澄这句话欠的,一说出来,沈蔚初都快要妥协的脾气又上来了,握着的拳头垂在身侧,他恨不得给靳澄那张保值上百万的脸来一拳。

    靳澄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把自己的助理给惹毛了,还想去抓沈蔚初的胳膊,结果手还没碰到对方的胳膊,腹部就挨了一拳。

    沈蔚初从他的钳制中逃了出来,愤恨地告诉他,“你等着。”

    说完就跑进了鬼屋。

    靳澄这一拳挨的还挺重,弯着腰撑着墙站着好半天没缓过气来。等到缓过气来,再去追人好像也不合适,只能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跟彤姐打电话,说沈蔚初说要在网上黑他,让她多注意一下。

    彤姐在电话那头冷笑,“你别人家辞职了,就在背后打人小报告,人家小初子听话的很,是非常有职业道德人。你这样真的很不好,人家是按照正常程序辞职的,你干嘛老是缠着人不放?”

    靳澄不以为然,“我怎么缠他了,我周围的东西都是他在管,我去找他问清楚有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不知道电话是用来干什么的?”彤姐鄙视他,“你这借口扯得,还不如说你看上人小初子来有说服力。”

    靳澄脚下一踩,一个急刹,安全带勒的他胸口疼,“放屁!”

    彤姐在电话那头也愣了一下,靳澄虽然脾气大,有时候说话很冲,但是很少爆粗口的,“你刚刚说什么?”

    靳澄有点暴躁地说:“我说你别胡说,我对男人没兴趣。”

    彤姐脸都僵了,“你这个人真无趣,那是比喻懂吗?”

    “我无趣?”靳澄呛了回去,“粉丝都说我不知道多搞笑。”

    彤姐直接挂了靳澄的电话,她都不好意思告诉靳澄,粉丝所谓的搞笑和他有没有趣是两码事,还有另一种解释,那就是天然蠢。

    沈蔚初也是气的不行,回到棺材里躺着生闷气,任向榆在外面喊个不停也不吭声,气到爆炸的时候就踢两下棺材板,吓得游客嗷嗷叫。

    越想越气的沈蔚初实在是气不过,摸出手机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九张靳澄的黑图,凑齐一个九宫格,心里的气才顺了一点。

    沈蔚初平时跟大家一起玩的时候都会偷拍大家的黑照,但是很少拍靳澄的。一来是靳澄人不好玩,二来是他不想回头被靳澄发现自己偷拍了他照片,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靳澄作为艺人,要拍丑照真的很难。

    这几张丑照中,有一张是被拍成一米三的靳澄。靳澄净身高184,穿鞋的话会更高,就算再刁钻的镜头也很少会拍成这样。当时他站在楼上,靳澄在楼下,刚好抬头看到沈蔚初,沈蔚初本来都没打算拍的,看到个都隔着这么远靳澄还要瞪他,他就拍了。

    现在想想,当时靳澄好像是在冲他笑来着,大概是幅度实在是太小,所以看不太出来。

    沈蔚初躺在棺材里看着这张照片,仔细一看好像真的是在冲他笑。

    那时候有什么事值得靳澄笑来着?

    印象中,靳澄除了因为工作的缘故笑过外,对自己笑过吗?

    沈蔚初仔细挖掘自己脑中的记忆,好像很模糊。想了半天,沈蔚初晃了晃脑袋,他和靳澄之间不可能还有相处和睦的时刻,靳澄会对他笑,那怕是天要下红雨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