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cc,最快更新让我爱你,永远为期最新章节!

    当沈浅看着白衬衫美男那深邃的眸子里毫无聚光之时,她错愕了。她把目光转向中年男子,希望证实下自己的猜想。那中年男子只是对她稍微摇了摇头,眉毛皱了皱。沈浅随即懂了,带着探索的目光看向眼前的这位美男。

    白衬衫美男并未再开口,明明没有焦距的眼眸里却带着特有的深意,他微微伸出手来,眉开眼笑:“你好,我叫尤然。”

    沈浅愣了愣,盯着他伸出来的手,指骨细长,手型很漂亮。沈浅忙不迭地伸出手与他相握,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沈浅。”

    尤然的手顿时一紧,沈浅被他突然的收紧惊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想去抽离。尤然反而先松开手,含笑:“名字很好听。”

    沈浅呵呵笑了下,目光下移,看向蹭在尤然脚下的浅浅:“那个……关于你家浅浅怀孕这事……”沈浅本想说,她家的混血儿不是纯种狗,生出的狗崽没啥前途云云,不想尤然接口道:“那以后我跟浅浅就麻烦你了。”

    “啊?”沈浅以为她听错了,眨巴下眼,鼻唇都在颤抖,“您刚才说什么?”

    尤然只是淡淡一笑:“浅浅第一次怀孕,这些我都不懂。职业方便,自然得你来照顾。”

    沈浅觉得这个蛮合理的,轻轻咳嗽一下,咽了口口水:“那……”

    “我眼睛有疾,浅浅是我专用的导盲犬,你应该懂导盲犬对于失明的人而言,有多么重要。”尤然继续微笑,很无伤大雅,看起来相当淡定。但对沈浅而言,这话无疑让她不能消化。

    一旁的中年男子一脸莫名其妙。对于尤然少爷,他是知道的。自他失明开始,他就跟着他了。尤然很有洁癖,他不喜欢有人触碰,除非一些必要的,一般是尽量不与人接触。而刚才的行为,不说尤然主动,还有那很少的微笑,足以让中年男子瞠目结舌了,现在居然还编出这么勉强的理由来,终于让他傻掉了。

    沈浅咬咬牙,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尤然却面容平静,嘴角挂着好看的弧形,虽然目光无焦距,但总让人有种错觉,他正在看着她……

    “一定,一定。”沈浅点了点头,脸上带了些尴尬,尤然似乎也感受到了,不过他还是轻轻笑着接口:“那么请沈浅小姐留个电话,方便以后联系。”

    沈浅抿着嘴唇囔囔:“我没名片。”

    尤然伸出手掌:“在这上面写。”

    “没笔。”沈浅盯着眼前这个有些消瘦,但指骨纤长特别适合弹钢琴的手掌发了下呆。

    “没关系,你比划一下我就知道了。”尤然含笑而对。

    沈浅气闷,对着他翻了翻白眼,过后又意识到虽然他是盲人,但他旁边还有个保镖呢。沈浅忍不住偷摸地瞟了一眼旁边的中年男子,果然……他在怒目圆瞪着她。沈浅哆嗦一下,竖起食指,在尤然的手掌上比划出自己的手机号。

    “知道了,下次再联系。”说罢,尤然就被浅浅牵上车了。沈浅看过去,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她一向觉得自己对美少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抗体,可当自己的手指触碰到他手掌的那刻,她的心居然咚咚地跳个不停。

    沈浅的脚下,那只混血儿开始蹭她,好似在提醒她,还有它呢,不准想别的男人。沈浅顺着感觉看向混血儿,气呼呼地指着它说:“都是你,发春**谁不好,**美男的狗狗干什么?害得老娘也跟着发春。”

    混血儿一脸无辜地抬起头,那双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相当的可怜。

    沈浅张牙舞爪,原本燥热的天,让她更是一怒热冲冠了。从厕所里走出来的李美丽踮着脚,猫着身子窜到沈浅的诊室,贼兮兮地叫道:“浅浅……”

    沈浅刚坐下来,见到此时的李美丽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眯起眼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李美丽当即放了个响屁。

    沈浅蹙了下眉:“你还真说放就放啊。”

    “没辙,刚从厕所里出来,拉肚子。”李美丽有些难为情,刚走进几步,又连续放了几个屁。沈浅扶额:“你还是过会儿再来吧。你这响个没完,跟手机铃声似的。”

    李美丽当即浑身发抖起来,沈浅大惊失色:“呀,你这是怎么了?”

    “气运丹田,改为震动了。”李美丽深呼吸一下。沈浅一脸黑线:“冷。”这笑话真是冷到底了。

    李美丽白了她一眼:“谁叫你嫌弃我来着?”然后她发现自己忙着调侃忘了正事,赶紧窜过来问:“刚才那辆开劳斯莱斯幻影的车主是谁?”

    “问这个干什么?”沈浅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随手翻了下手中的几本关于疫苗类的书。

    “想知道有钱人呗,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人,非富即贵。”

    “是吗?那车确实蛮好的。”沈浅随口道,“我也不知道是哪号人物,只知道叫尤然。”

    “嘣!”李美丽放了个巨响的屁,李美丽站起来,非常激动地说:“啊,尤……尤然?飞龙队队长?”

    沈浅顺势抬眼,有些懵懵懂懂。

    “死女人,也不叫我来看看我的梦中情人。”李美丽的脸居然红了起来,然后乱窜跑了出去,丢下一句,“我先去上个厕所。”

    沈浅是哭笑不得。然而脑海中秒杀出李美丽的那句话“飞龙队队长”?尤然的气质是那种苍白却让人有点看不透的,他体格不健硕却有伟岸的感觉,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总会给人一种安全感。沈浅以为他会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却想不到,这样的男人就是传说中那个让大名鼎鼎的野豹子尤司令引以为傲的儿子?

    也许女人都是一只好奇的猫。众所周知,尤司令的儿子三年前车祸眼睛受伤,主治医师说可以治好,偏偏他不愿意去治疗。这是个谜,没人知道。

    成了谜,便有人想去探索,沈浅就是其中之一。这样一个前途似锦的男人,为何不去治好自己的眼睛?不过沈浅也不妄自菲薄,自己是没有这个本事知道答案的,也就想想而已,当天下午一过沈浅就忘记这回事了。

    到了晚上,李美丽带沈浅去看房子。沈浅要求不高,只要基本能生活就行,可没想过这个市的房价这么高,沈浅预计的房租只能租这样的房子:一个阁楼,是旧宅区里的一处,到她的工作地要转三次公交,路途一个半小时。就算是乘地铁,也不能直达。

    李美丽强调,沈浅出的价钱,只能在老区范围找房子,并且阁楼的几率最大。

    沈浅这才感到生活的压力是如此巨大。她工作两年存的钱,也只够租一年的房子,而且还是如此的贫民窟。正如沈母所说,她的学历还有经验能拿到的工资在这座城市生活会非常拮据。

    沈浅顿感无力地看着脚下乖乖坐着的杂毛。她还是住宿舍吧,能省钱。可是这只狗怎么办?她正纠结的时候,她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接通:“喂?”

    “你好,是沈浅小姐吗?”电话传来略带深沉的声音,沈浅听出了是谁。

    “你好,尤然先生。”

    “现在方便吗?”

    “呃。”沈浅抬头看向李美丽,只见李美丽半眯着眼在探索地看着她,她只好委婉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在看房子。”

    “房子?”

    “呵呵,找房子住。”沈浅干笑。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找到了吗?”

    沈浅沉吟道:“没。”

    “那你来滨湖区的江夏小区。”

    “啊,干吗?”沈浅有些迷茫了,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你来看看这里的房子吧,保证有你想要的。”手机那头,那个男人的声音很温柔,惹得沈浅心头一热,于是脑子也热了起来,居然说:“嗯,我去看看。”

    沈浅挂了电话,对司机李美丽说:“去滨湖区江夏小区看看。”

    “啊?”李美丽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不可置信地说,“那个地方你看毛啊,全是非富即贵之人的个人豪宅,不外租,要是能租也是天价啊。”

    沈浅被李美丽这么一说,居然动摇了,一时也不知道要不要去,但既然都答应了,看看也不妨吧。

    “去看看吧。”沈浅再道。

    李美丽耸肩:“随便,兜兜风也不错。”在李美丽的认知里,江夏小区,是个不敢想象的地方。

    沈浅轻轻一笑,她也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去的,更或者说抱着侥幸的心理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个叫尤然的男人要她去那个地方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她的好奇心又一阵风似的刮过来了。

    江夏小区在这座城市很有名,不仅因房价最贵,还有个特殊原因就是能在这个小区里住的,不是有钱就能买得了的,没有一定的人脉关系,这里的房子照样不能竞拍到。

    小区门口有着严格的出入制度,沈浅和李美丽的车刚开到江夏小区门口,就被横杠堵住,不得不停下车。

    两人一狗一下来,只见门口传达室的保安从里面出来,上下打量她们几眼,然后把目光锁定沈浅:“沈浅小姐?”

    “咦?你怎么知道?”沈浅有些微愣。

    保安憨厚一笑:“您的一大特征,一看见分晓。”

    沈浅一时还不明白。然而敏感的李美丽一下子就腾地跳了起来,双手抱胸道:“你是谁派过来的?”

    “呃……”保安连连后退,声音明显弱势,“我们区的尤然尤先生。”

    李美丽倏然瞪大眼睛:“他怎么说的?”

    保安咳嗽两声,略有尴尬地说:“尤然尤先生说,在这一个小时内,要是有一个胸部很……很那啥的女人来,那就是沈浅小姐。”

    “那啥?”李美丽指骨发响,对于极具喜欢S型美观的李美丽而言,胸器不如人,是极为耻辱的事。

    “尤先生说了,叫我注意一下在这一个小时内,出现的女人中谁是大**,谁就是沈浅小姐。”保安被李美丽的咄咄逼人弄得无力招架,只好全招了。

    此话一出,李美丽和沈浅都有些回不过神来。还是李美丽先回神,把沈浅拉到一旁,一手死死握着沈浅的手臂,一手指着沈浅的胸部,眼神带着质问的味道:“说,你这里是不是被摸了?”

    “开……开什么玩笑。”沈浅蹙眉否认。

    “那尤然大少爷怎么可能知道你是个大**?他眼睛又看不见。”

    此话一出,沈浅也莫名其妙了。她和尤然正式见面的次数统共就一次,而且肢体接触不过手握手,他怎么知道她胸大?

    “沈浅小姐。”身后的保安唤了下。沈浅转头看过去。保安接着说:“尤然尤先生还在里面等你呢。”

    沈浅点点头,对李美丽说:“这事以后慢慢分析,先进去打个招呼吧。”

    李美丽将信将疑,虽然沈浅表现得很淡定,但她无法想象一个失明的男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沈浅心里其实也在打鼓,难道就握了下手便知道她是大胸?

    带着疑问,沈浅和李美丽进去了。保安带她们步行于江夏小区,路途不仅有荷塘配月色,还有杨柳依依。朦胧的白色路灯照耀在路上,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安逸感。沈浅不禁深呼吸一口,觉得这里的环境果真清新。

    江夏小区不是一般的那种住宅区,而是几栋大别墅组成的小区。每个别墅占了很大的面积,几乎路过的别墅都有小花园,里面种着各色娇艳的花朵,看起来很雍容。

    这个地方,真是没话说。

    此时,在沈浅正前方的路灯下,有一位身着白色衬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