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cc,最快更新睡够了吗最新章节!

    晋江独家发表,订阅比例不足, 补足订阅可见。  一发出去, 时吟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毫无预兆的, 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违和感顺着脚底板直窜到天灵盖。

    时吟凝神思索了两秒, 反应过来了。

    为什么她的消息发出去以后, 没有马上弹出那边的拒收提示?

    不是拉黑了吗?

    不是已经把她拉黑了吗??

    时吟拿脚想,也没有想到顾从礼会主动地, 无声无息地把自己从黑名单里拽出来。

    装逼一时爽。

    事后火葬场。

    这可真是,防不胜防。

    几年不见, 这男人的段位和恐怖程度越来越高了。

    竟然也学会了鬼鬼祟祟了!!!

    时吟心下发慌,手忙脚乱地赶紧长按撤回, 看着绿色的气泡被撤回以后,整个人长长吐出了口气, 放松下来。

    放松了几秒, 又继续紧张了起来。

    不知道他看没看见。

    应该没看见吧,她很快就撤回了。

    顾从礼好像也不是会时时刻刻盯着手机看的人。

    时吟舔了舔嘴唇, 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地, 非常刻意地,又打过去了一条:【主编,买包吗?外贸原单买一赠一。】

    忐忑焦心地等了五分钟, 对方都没有回。

    看来应该是没有在看手机的。

    她终于放下了心来, 长舒了口气, 转手去做别的事情, 把顾从礼忘了个精光。

    时吟也确实是没有什么时间闲着摸鱼了,《赤月》是月刊,虽然比起周刊来说已经轻松很多了,然而问题就在于,她是个懒癌晚期拖延症患者。

    时一老师的生活,在交稿后和临近交稿前可以说是天差地别的两个极端。

    《赤月》每月月初出刊,此时正是七月中上旬,平时这个时间时吟还在吃饭睡觉煲剧打游戏,每天都能闲出屁来好不自在。

    然而这个月,她不仅要画出正在连载的漫画收尾,又要准备新连载的分镜脚本,还要赶在八月前画出原稿去参加八月初的的夏季新人赏。

    拖延症归拖延症,时吟真正进入工作状态以后其实认真得非常疯魔,并且要求极高,龟毛得很,导致这几年来助手换了无数,跟了她时间最久的一个助手也就梁秋实。

    梁秋实起了个和著名当代散文家就换了个顺序的名字,却是个深爱漫画和各种电子产品的宅男,并且据说家境殷实,家里的手办多到可以弄个展。

    梁球球同志工作效率不低,时吟就他一个助手,以前临近截稿期赵编辑也会来帮忙,倒是也勉勉强强够用。

    但是这次因为事情堆了一堆,新旧连载半个月内都要弄出来一话,一个助手也实在有点忙不过来,时吟就让梁秋实帮忙留意下有没有认识的人愿意来做个临时助手。

    正忙的时候,时母再次打来电话,让时吟不要忘记周六晚上跟人家约好的吃饭。

    时母打过来的时候时吟正在画分镜的脚本——NAME,手下动作没停,接了时母电话歪着脑袋用肩膀夹住,就听见时母在那边大着嗓门:“喂!喂喂!宝贝,你干嘛呢宝贝!”

    时吟心思都不在电话上,哼哼哈哈的应付着,都说了些什么也没太听进去。

    等分镜脚本草稿终于画完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了,时吟一下午连水都没喝一口,拖着半条命出了工作室去厨房觅食,就看见一条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时吟从记忆最底层挖出了某个好像叫林源的电话号码。

    时间太晚,时吟也不好再给人家回电话过去,只发了条信息,道了个歉,确定了一下明天的见面时间和地点。

    等了一会儿,对方没回。

    这人可太养生了,不到十一点就睡觉的。

    时吟手机丢在一边,拽了袋泡面出来煮了,又熬到后半夜把草稿改完,完全没有明天就要去相亲了要睡美容养颜觉的自觉。

    第二天就理所当然的睡到日上三竿,时母哐哐哐来砸门了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一开门,就看见时母雄赳赳气昂昂站在门口,表情和气场有点像马上要冲进敌人警备区的女战士。

    时吟刚从床上爬下来,衣衫不整,鸟窝头,眼皮子肿的像两个馒头,迷迷瞪瞪的瞅着门口的人。

    咔嗒一声,时母手里的手榴弹保险栓被抽掉了。

    下一秒——

    “时吟!!你又熬夜了是不是!!!”

    ——爆炸了。

    时吟不太懂时母为什么对这次相亲这么重视。

    她自认为自己长得也没有很丑,而且才刚刚二十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