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cc,最快更新睡够了吗最新章节!

    晋江独家发表,订阅比例不足, 补足订阅可见。  卸完, 时吟泡了个玫瑰牛奶花瓣浴,敷了个面膜, 躺在床上哼着歌,一边拿着平板看视频,一边发微信。

    时吟是A市人, 遍地是朋友同学, 高中时期闺蜜方舒刚从新西兰留学回国,目前还没有找工作, 每天家里蹲待业混吃等死, 吃喝玩乐必备人选。

    时吟二话不说给她发微信:【姐妹!姐妹!你说, 我们是不是好闺蜜。】

    方舒回的也很快:【我只有三块钱。】

    “……”

    人情冷漠, 物欲纵横的社会。

    时吟面无表情, 只嘴巴动了动, 脸上的面膜贴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此时已经有点干了, 稍微紧绷绷的感觉。

    她捏着面膜纸一边儿撕掉, 随手丢进垃圾桶,和方舒定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 又在高中的同学群里面狂轰乱炸了一通,约了几个许久没见的朋友晚上一起, 才爬下床, 去洗手间洗面膜液。

    *

    时吟跟方舒初中同校, 不过两个人当时不怎么对付。

    方舒是小才女,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学校里有什么活动都能拔得头筹,人很傲,几乎不怎么跟其它同学说话。

    时吟当时算是她的一个强有力竞争对手。

    没有想到高中,两个人考进了同一所,还同班。

    同班也就算了,还同桌。

    同桌也就算了,方舒无意当中发现,这个她初中时期以为的强劲对手,是个嘴巴逼逼逼逼停不下来的傻逼。

    方舒觉得,如果时吟是个反派,那么她一定是个死于话多的典范。

    而对于她高中时期的那点儿破事儿,方舒也自然是最了解的一个。

    包括顾从礼。

    周日是个好天气,日头大,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

    原稿画是肯定画不完了,时一老师干干脆脆地放弃,不仅一张不准备画,还像个中二时期的小孩儿似的开始跟顾从礼玩起了叛逆。

    她行程安排的满,中午和方舒吃个饭,下午看场电影,晚上参加一下同学聚餐。

    十点钟回家,洗个澡睡觉,第二天神清气爽的起床跟顾从礼正面刚。

    完美计划,满分操作。

    正午时分,两个人坐在商场泰餐厅里,一个懒得像是浑身没骨头,一个腰板挺得笔直一丝不苟。

    时吟软趴趴地捏着叉子戳盘子里的香兰包叶鸡,无精打采。

    方舒一脸刻板精英样:“他现在是你主编?”

    时吟郁闷地点点头。

    方舒沉吟了片刻,理智问道:“那他认出你来了吗?”

    “……”

    时吟一脸无语:“我难道是毁了容了吗?”

    方舒摇了摇头,冷静说:“你变好看了不少,你高中的时候——”她顿了顿,上上下下扫了她一圈,似乎是在回忆她以前的样子,最后,微微嫌弃,“可太丑了。”

    “……”

    ?

    时吟手里叉子一丢,愤怒地抬起头来:“你怎么回事儿啊你,我找你出来是为了听你说我长得丑吗?”

    方舒“哦”了一声,一脸淡定:“不是吗,那你想听我说点儿什么?你跟顾从礼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啊,你要好好把握,不要错失良机,争取和他再续前缘。”

    她这一番话说得刻薄,完全没有给时吟留任何情面的意思,话毕,她等着对面的人跟她炸毛。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反应。

    姑娘垂着眼,长睫低低的覆盖着,咬了下嘴唇,又很快松开。

    然后很轻松的勾出一个笑来。

    时吟重新拿起叉子,叉子尖插进鸡肉里,浓郁的油汁从里面溢出来,粘上外面包着的深绿色的叶,声音淡淡的,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哪门子的续法,”

    她戳着鸡肉举起叉子,啊呜一口咬下去,烫得舌尖发麻,只得咬着鸡块,嘶嘶哈哈的呼气,口齿不清,“我俩又没前缘。”

    饭后,两人去看了电影。

    电影是个好电影,星际特效大片儿,演到最后,男主角死了,女主角瞎了。

    时吟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散场的时候抱着方舒的细胳膊哭。

    给方舒烦得不行,抬指推了她两下没推动,时吟哭得安静又投入,没擦干的眼泪顺着眼角滑到唇畔。

    好一会儿,她才眨眨眼,舌尖伸出来舔掉,又小心翼翼地擦了擦湿漉漉的眼眶,抬眼看向方舒,可怜巴巴地吸了吸鼻子:“我妆花了吗,是不是应该补个妆?”

    方舒神情复杂的看着她。

    时吟点点头,转头就往洗手间走:“看来是花了,还好我带了化妆品过来。”

    大学以后,时吟很少和高中同学联系了。

    后来她们班班长也搞过几次同学会,时吟也都没去,这次本来是她主动提出来的,结果群里话音刚落,几个狂热聚会分子就立马扛起了接班的大旗,最后负责讨论的都是他们,时吟看起来反而变成了被拉着邀请的那个。

    饭店选在离商场不远的一家,淮扬菜很出名,时吟和方舒是第二波过去的,人到的时候几个人正站在门口聊天。

    少年郎褪去了稚气,夹着烟站在酒店门口,看到学生时代熟悉的旧友惊喜万分,相谈甚欢放声大笑。

    方舒一下出租车,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就认出她来了。

    男人笑嘻嘻地小跑过来:“哎哟我们方大美女,上次见面也两年前了吧,怎么样,海的那边空气不如祖国好吧?”

    方舒哼哼了两声:“空气没怎么注意,男人是比祖国强多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