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cc,最快更新睡够了吗最新章节!

    时吟见过顾从礼的画,却是第一次看见他的字。

    红色的字体凌厉干净, 力透纸背, 长长的一行整整齐齐,每一个字高矮大小看着都无甚差别, 像是用尺子比着写的。

    让时吟这种从小养成的坏习惯写字有点歪的人好生羡慕。

    她带着一沓子影印稿回家,稿子往工作室桌子上一丢, 就准备去看个电影摸摸鱼。

    刚走出去两步,脑海中浮现出男人揉着眼角的时候,略显疲惫的神情。

    前一天同学聚会出去的时候, 他也是喝了酒的。

    时吟脚步一顿, 背着身倒退着走到桌边,垂眼看着桌上的牛皮纸袋, 静了几秒。

    时吟长叹了口气。

    这是她的作品,八月要用来参加新人赏的,她得做到最好。

    下午一点, 梁秋实来的时候, 房子里静悄悄的一片。

    往常这个时间,时一老师应该正倒着挂在沙发上, 手里捏着PSP打游戏, 身边堆着薯片袋子和巧克力皮。

    而此时, 客厅里空无一人,茶几上干干净净, 两本漫画书摊开在沙发上,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杂物。

    梁秋实以为时吟是出去玩了没在家, 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时一老师?”

    没人应声。

    梁秋实推开了工作室的门。

    时吟穿着居家服坐在电脑前,头上套着一个粉色的小兔子毛巾发箍,细碎的额发全部抓上去,整个人趴在数位板上,只能看得见一个漆黑的脑瓜顶和半个白皙额头。

    梁秋实有种撞了鬼的感觉。

    从来没有见过天黑以前工作的时一老师。

    他走过来,时吟刚好抬起头,手里捏着笔,警惕地看着他:“你是怎么进来的?”

    梁秋实已经习惯了她的间歇性发疯,冷静道:“您半年前就把钥匙给我了。”

    时吟面无表情的看了他几秒,“哦”了一声,重新垂下头去:“《ECHO》前几页我之前画出来了,你补一下远景,然后把网点上了吧。”

    梁秋实放下东西,弯腰开电脑:“老师,完结篇的彩图你画了吗。”

    “……”

    时吟假装没听见。

    “ECHO后面十页的原稿呢。”

    时吟装聋作哑。

    “新人赏八月就开始了,您现在还在修改NAME吗。”

    “……”

    时吟终于愤怒地摔了笔:“你怎么回事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梁秋实对她的愤怒视而不见:“提醒您一下还有多少工作没做,这都几号了,老师您长点心,我听说新主编可跟赵编辑不一样,是个很不好说话的人。”

    他有多不好说话我当然比你清楚。

    时吟瞬间就萎了,长长叹了口气,无精打采地朝梁秋实摆了摆手:“我晚饭之前把分镜草稿改完,今天晚上通宵画出彩页,明天开始画完《ECHO》剩下的十页原稿,退下吧,球球。”

    梁秋实装模作样:“遵旨。”

    时吟翻了个白眼。

    *

    时吟的新漫画暂定名为《鸿鸣》,画的是刀。

    传说上古时期轩辕黄帝造金剑出炉时,余下原料因高温未褪去,自行流向模底,形成刀型,称为鸿鸣刀。

    因为是自成刀型,鸿鸣刀自我意识极强,并且威力足以和轩辕剑匹敌,持有者意志力薄弱甚至会被其反噬,黄帝深觉后患无穷,欲以轩辕剑毁之,结果没想到被它化形而逃,从此销声匿迹。

    直到汉代才重现于世,而此时,这刀已经能够修炼成人型。

    三十多张草稿修完又画了一页原稿,结束已经凌晨了,窗外夜幕低垂,时吟数位板一推,哀嚎一声,整个人平摊在桌子上,头晕眼花,意识模糊。

    肚子饿过了头就感受不到饿了,时吟揉了揉眼睛,撑着桌边抬起头来,把修好的分镜草稿发给了顾从礼。

    发完,她电脑一推,按了按生疼的脖颈,起身出了工作室。

    梁秋实早就回去了,房子里安安静静,客厅没开灯,时吟赤着脚走到落地窗边,拨开绿油油的绿萝藤叶,窗外灯火阑珊,整座城市被盛夏的夜晚温柔浸泡。

    连续用眼十几个小时,此时看着街灯像是叠了影,她微眯着眼,看着窗外长街发呆。

    时吟没想到会再见到顾从礼。

    她没心没肺了六年,本来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其实现在想想看,她当年喜欢顾从礼哪儿呢?她对他完全不了解,最直接的吸引,也就只有那张脸了。

    时吟觉得,她当时其实应该也没那么喜欢顾从礼,之所以会那么执着于他,也只是青春期执念带给她了某种错觉。

    可是,她再也没有遇见过第二个像他一样的人。

    她青春年少时期的执念起点实在是太高了,导致她直到现在都没能再看上谁,也没有谁覆盖掉他在他脑海里的影子,时吟有些忧郁,觉得自己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